Castle_

玩的。又懒又作。文艺讨厌恶心呸矛盾体。

新年好呀
翻页喽

[郑肖]海螺汉

→跳进北极cp简直冷得要哭出声

→算糖(?

→欧欧西预警

屋里的灯被啪的拍亮,来者揉着眉心环视满屋狼藉,微不可察地叹口气。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朝里望了一眼,不出所料看见床上蜷缩着的一团。卧室里杂乱得一言难尽,各种东西该不在哪儿就在哪儿,十分具有个人特色。

简直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最近两人都忙得找不到北,见面时间更是硬从被咖啡拯救的时间里挤出来的。

他很是忿忿。

就给我留个背影。还是团成一团的。

然后他想了想,才轻轻带上门出去。客厅茶几上咖啡和烟灰齐飞,泡面啤酒天一色,画面有点美。

作吧你,可长点心。

第二天郑支队支楞着满头乱毛出来,奇迹般地发现一个干净得多的……狗窝...

[北平双美 现代AU]真章 一


亲爱的陌生人,
我可以用一瓶眼泪和你交换巧克力热狗吗?


路边的一切都因黑夜笼罩而阴森,透出股摄人的可怖意味。恽城一直竭力打造园林城市,路边的绿化带一向是郁郁的。夜里则显出苍黑。

蒋呈结束饭局,各奔东西。入了秋的恽城显然不是一件薄款西装外套能应付的,小蒋同志搓着手等着出租车。甲方的胖子一杯接着一杯,他在老板要求救场的眼神下硬着头皮上了。

喝的时候是满脸堆笑,现在经风一吹有些上头。

手表上时针刚刚划过属于11的节点,这次的祖宗偏嗜所谓自然,附庸风雅,所以老板投其所好订了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结果害他打不到车。

更主要原因是他没想到他那良骑闹脾气了,来时潇洒回时难。

忽然,他几乎适应黑暗的双...

碎碎念,哎半夜写了个老家街口的老字号馄饨,然后我就饿了。

器皿

※日常发病

※千金难买姑凉乐意

﹊﹊﹊﹊﹊﹊﹊﹊﹊﹊﹊﹊﹊﹊﹊﹊﹊﹊﹊﹊﹊﹊﹊﹊

陈岐一直知道周围人背后评价自己滑不溜手。

说就说呗。

我是个罐头嘛,我不滑谁滑。

↑字面意义上的罐头。嗯……比如睡床会滚到地上,

于是打地铺之。

请不要惊奇。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类,也有一些东西伪装自己,在

芸芸众生中偷生。都是住在天地这逆旅中,也从来没

有什么尊贵与否可言。

看,这些所谓东西不也活得很好。


孔成作为一个身娇体柔好推……啊不,好打碎的花瓶,

很有自知之明,比如她从不轻易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不过不包括她一墙之隔的同类,因为大家都是纯洁的

器皿,没有人类那么多奇...

有斑斓的鱼
在彩色的水里呼吸
无人看见
直到它生命终结
浮上水面
它却泛白

云飘远了
像柳絮,像雾霭
无牵无挂
来去自如

不做过客
不死于忧患
莫彷徨,不孑然

得意即失意,失意即得意。

真理也

张嘴吃安利---智齿 by雷米

 大大微博搜到的,猜到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警察、智齿、绰号、混混、线人、命案、拾

荒者、被撞死的孕妇、未成年的肇

事者、冰水、被抢走的配枪·······一切在一个闷热

的夏天交织在一起。

有这么一些人,不得已或自愿的堕落,肮脏的

衣服、满嘴的脏话,作者用笔

把这一切毫无保留的描绘出,故事一点点的

展开,沉重感扑面而来让人喘不

过气来。

有个平凡的警察,作为新人成为名叫斩哥的警

察的搭档。

让出的配枪

任凯刚能下地行走,就去找中队长自首。他丢了枪,...

抽风

话说看完原著对木木的第一印象应该妥妥的是戴粗框眼镜的腼腆学生 结果看完剧心理落差太大容我缓缓先。

不过编剧让方邰提前认识是不是意味着邰队后面能比原著多点戏份

方邰,林邰,刘邰,朴邰----CP什么的太多脑洞根本堵不住

血浆什么的量太足! ! ! !     ﹏求此刻心里阴影面积

© Castl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