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le_

玩的。又懒又作。文艺讨厌恶心呸矛盾体。

[郑肖]海螺汉

→跳进北极cp简直冷得要哭出声

→算糖(?

→欧欧西预警

屋里的灯被啪的拍亮,来者揉着眉心环视满屋狼藉,微不可察地叹口气。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朝里望了一眼,不出所料看见床上蜷缩着的一团。卧室里杂乱得一言难尽,各种东西该不在哪儿就在哪儿,十分具有个人特色。

简直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最近两人都忙得找不到北,见面时间更是硬从被咖啡拯救的时间里挤出来的。

他很是忿忿。

就给我留个背影。还是团成一团的。

然后他想了想,才轻轻带上门出去。客厅茶几上咖啡和烟灰齐飞,泡面啤酒天一色,画面有点美。

作吧你,可长点心。

第二天郑支队支楞着满头乱毛出来,奇迹般地发现一个干净得多的……狗窝,茶几上的啤酒瓶一个都没剩,白茫茫一片真干净。除了一张白纸和上面压着的一个易拉罐扣环——被粗糙工后神似而形不似的指环。

纸上就龙飞凤舞两字儿,聘礼。

反了天了,他盯着纸磨牙。

门被打开,郑霖扑过去把人捞进怀里,把手亮给肖小爷看。

夭寿,卡住拿不下来了。不过很快他们都没心思想这事儿了。

掐腰风衣不错,郑霖餍足地想。

评论
热度(4)

© Castle_ | Powered by LOFTER